全體演員謝幕。(美國《星島日報》)歌劇演繹陳宇暉軍營中受虐情況。(美國《星島日報》)
  中新網6月18日電 據美國《星島日報》報道,經過2年多的怒吼與抗爭,陳宇暉事件廣泛為華人小區所熟識,可是6月14及15日在華盛頓肯尼迪表演中心依據他的事跡演2場歌劇“一個美國士兵”(An American Soldier)時,當中的震撼還是讓現場觀眾流著眼淚消化這個故事,黑暗中抽泣聲不絕於耳,演出後的答問會,更一度像重回法院受審的緊張氣氛。
  由黃哲倫編劇,黃若作曲,依據陳宇暉事跡寫成的“一個美國士兵”的歌劇,歌劇的本質把這個悲劇發揮得淋漓盡致,雖然演出只有一小時,但三線進行把故事寫得十分緊湊,一條線是五位軍人因為陳宇暉的死亡而在法院受審及申辯,一條線是依據法庭文件,唱出陳宇暉在軍營中受虐的種種事故,唱出他內心的掙扎及迷惑,第三條線是母子情深,唱出一位母親讓兒子找尋理想,卻換來獨子早逝的創痛,而最後唱出“愛超越一切,那怕是死亡或傷痛。”
  由楊光演繹母親陳素珍最為感人,她的打扮有幾份與真人相似,她的唱功把對兒子的愛及思念,唱得悲情動人,不少人因為她的唱功而不斷抽泣。陳宇暉的親人從劇開始至完場,沒有停止地飲泣流淚,而陳宇暉的父母及十多位來捧場的親友,在演出後不足20分鐘,無法忍受劇中沉重的調子,終於一齊起身離場,他們無法觀看下去這個在他們腦海上演過千百次劇情的歌劇,他們的痛苦感染了四周的人。
  完場後黃哲倫、黃若及數字演員接受觀眾的提問,令人意外的是,代表其中一被告的律師與其妻子懷著好奇前來看歌劇,他說,歌劇寫得很好,坐在他身邊的太太也不斷擦淚,不過,他認為劇中陳宇暉被人用石頭打到遍體鱗傷與事實不符,而非裔軍人唱出軍人受歧視也不實,一直為陳宇暉事件爭取公義及在小區發動示威的美華協會律師歐陽蕭安馬上大聲喝止這位律師不要再申辯,因為她由始至終都在法院聽證,並且記得每個人的申辯,他沒有必要在這裡表達不甘心。
  那位導致陳宇暉自殺的軍官,由於演得太迫真,被介紹時,竟然有“噓聲”,而且被問有沒有參過軍,有沒有相近經驗,為什麼那麼迫真。可憐那位演軍官的一生從未參軍,只是一位歌劇演員。
  離場在歌劇院門外的陳宇暉父母,雖然不諳英語,不太知道演員在唱甚麼,可是看到兒子被虐的場面,也顧不得禮貌,離開劇場。
  未料到,一位在肯尼迪表演中心的印度裔帶位員Anne走到陳素珍面前,“我覺得自己穿上了你的鞋子,我的兒子走著陳宇暉的路。我很明白你的感受。”兩位語言不通的母親通過翻譯,在場外握手互相安撫。
  原來,印度裔Anne也是一位獨子的母親,兒子瞞著她報名參軍,軍營中,他的兒子也是唯一亞裔,她每天想念著兒子,一方面滿足他當軍的欲望,一方面憂心忡忡兒子被欺壓,過著忐忑不安的日子。
  想不到歌劇不單在訴說陳宇暉短暫一生的華兵參軍愛國的悲劇,歌劇其實沒有結束,它繼續每天在多種族的美國社會不斷上演,雖然它的結果不一定相同,但當中的掙扎、迷惑、抗爭、自處、融入,其實都未有止息落幕過。(周靜然)  (原標題:華裔陳宇暉美軍中受虐致死故事搬上舞臺 觀眾流淚)
創作者介紹

周慧敏

qzpmdbnnz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