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葉老師三國演義(--ㄟ--有趣的)/(文學這ㄇ好玩)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曹操成就霸業入門票 葉老師電腦教育中心 (02) 2469-7152 2528-4589 【 葉 老師文學專欄】 (7)葉老師三國演義(--ㄟ--有趣的)/(文學這ㄇ好玩) ★趣味橫生篇★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劉備在曹操的軍營裡,有一天對曹操說: 「術若投紹,必從徐州過。備請一軍就半路截擊,術可擒矣。」 玄德兵至徐州,刺史車冑出迎。 玄德知袁術已喪,寫表申奏朝廷,書呈曹操,令朱靈,路昭,回許都,留下軍馬保守徐州。 曹操命令車冑殺掉劉備。陳登父子協助關羽、張飛殺掉車冑,玄德大驚曰:「曹操若來,如之奈何?」雲長曰:「弟與張飛迎之。」 玄德懊悔不已,遂入徐州。百姓父老,伏道而接。玄德到府,尋張飛,飛已將車冑全家殺盡。玄德曰:「殺了曹操心腹之人,如何肯休?」 劉備責備關羽、張飛說: 「你們為什麼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擅自行動? 真是的,這麼一來我們就正面與曹操為敵了。 你們知道嗎?」 「為什麼要殺掉他? 我們應該生擒他,再作進一步的打算才對。 我去偽裝懦弱,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們知道嗎? 不就是為了讓曹操放心的嗎? 現在我們根本就沒有力量對抗曹操,你們這麼衝動,事情會被搞砸的。 如今,曹操會攻打徐州,只是時間的問題,希望大家小心。」 這是劉備第一次正面跟曹操起衝突。由於關羽、張飛的糊塗作事造成(劉備責備關羽、張飛不該殺掉車冑)。 此時,劉備只好透過朋友求助袁紹的幫忙。 曹操本想與袁紹大戰一場,雙方卻在黎陽交戰。兩軍隔八十里,各自深溝高壘,相持不戰。 曹操只好自引一軍,竟回許都。 由於劉岱、王忠被劉備放走,而逃回見曹操,具言劉備不反之事。曹操聽了非常生氣,曹操引軍往小沛來。 這一次,關羽、張飛就沒有殺掉劉岱、王忠,而是生擒劉岱、王忠兩人,再放走他們回到曹操軍營裡。 雖然這一次關羽、張飛生擒劉岱、王忠兩人,再放回見曹操,可是曹操這一次也不領情,還是帶兵要攻打劉備。 ======================================= ★要點密碼篇★ (十一) 曹操成就霸業入門票 曹操在袞州、豫州二州建立根據地以來,進行一系列的戰役,各個擊破群雄,解除後顧之擾,以便未來跟袁紹放手一搏。 曹操的「驅虎吞狼」之計,逐漸在進行中。 呂布→ 徐州 劉備→ 小沛 在徐州的呂布,忽然有人來說:「玄德在小沛招軍買馬,不知何意 結婚。」呂布說:「此是為將者本分的事,何足為怪。」正話間,宋憲、魏續來向呂布說:「我二人奉明公之命,往山東買馬,買得好馬三百餘匹;回到沛縣邊界,被強寇搶去一半。打聽得知是劉備之弟張飛搶劫馬匹。」呂布聽了大怒,隨即點兵往小沛來找張飛。(呂布捉到機會,可以跟劉備反目成仇)玄德聞知大驚,慌忙領兵出迎。兩軍對陣,玄德出馬說:「兄長何故領兵到此?」呂布手指指向劉備大罵說:「我轅門射戟,救你大難,你何故奪我馬匹?」玄德說:「我因缺馬,令人四下收買,安敢奪兄長的馬匹。」呂布說:「你讓張飛奪了我好馬一百五十匹,還在扺賴!」張飛挺槍出馬說:「是我奪了你好馬!你要怎麼?」呂布大罵說:「環眼賊!你累次渺視我!」張飛說:「我奪你馬你便惱,你奪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說!」呂布挺戟出馬來戰張飛,張飛也挺槍來迎。兩個酣戰一百餘合,未見勝負。玄德恐有疏失,急鳴金收軍入城。呂布分軍四面圍起來。玄德叫來張飛責備說:「都是你奪他馬匹,惹起事端!如今馬匹何在?」張飛說:「都寄在各寺院內。」玄德隨即派人出城,到呂布營中,說情願送還馬匹,兩軍才罷兵。呂布原則同意。陳宮說:「今不殺劉備,久後必為所害。」呂布聽歸聽,不想殺劉備,呂布攻城愈急。 玄德與糜竺、孫乾商議。孫乾說:「曹操所恨者,呂布也。不若棄城走許都,投奔曹操,借軍破呂布,此為上策。」玄德說:「誰可當先破圍而出?」張飛願衝出來。玄德命令張飛在前面,雲長在後面;自己在在中間,保護老小。當夜三更,乘著月明,出北門而走。正遇宋憲、魏續,被翼德一陣殺退,得出重圍。 而後張遼趕來,關公敵住。呂布見玄德去了,也不來趕,隨即入城安民,令高順守小沛,自己仍回徐州去了。(這是呂布與劉備反目成仇了。其實呂布這樣作是不錯的,難怪後來曹操要殺掉呂布時,劉備不理不採) 呂布→ 小沛、徐州 劉備→曹操 玄德前奔許都(許昌),到城外下寨,先使孫乾來拜見曹操,說明被呂布追逼,特來相投。曹操說:「玄德與我,兄弟也。」(曹操真會說話,也會做人。這是曹操與劉備正式的第一次見面)便請入城相見。次日,玄德留關羽、張飛在城外,自己帶著孫乾、糜竺去拜見曹操。曹操待以上賓之禮。玄德訴說呂布之事,曹操說:「呂布乃無義之輩,我與賢弟並肩誅殺。」玄德稱謝。曹操設宴相待,至晚送出。 荀彧來向曹 找房子操說:「劉備,英雄也。今不早圖,後必為患。」曹操不答。荀彧離開,郭嘉進來向,曹操問:「荀彧勸我殺玄德,我該怎麼作?」郭嘉回答:「不可。主公興義兵,為百姓除暴,惟仗信義以招俊杰,猶懼其不來也;今玄德素有英雄之名,以困窮而來投靠,若殺之,是害賢也。天下智謀之士,聞而自疑,將裹足不前,主公誰與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阻四海之望:安危之機不可不察。」曹操大喜說:「君言正合吾心。」次日,即表薦劉備領豫州牧。程昱又進言說:「劉備終不為人之下,不如早圖之。」曹操說:「方今正用英雄之時,不可殺一人而失天下之心。此郭奉孝與我有同見也。」遂不聽程昱的進言,以兵三千、糧萬斛送與玄德,使往豫州到任。進兵屯小沛,招集原散之兵,攻呂布。玄德到豫州,令人知會曹操。 操正欲起兵,自己帶兵馬征伐呂布,忽流星馬報說張濟自關中引兵攻南陽,為流矢所中而死;張濟的侄兒張繡統領其眾,用賈詡為謀士,結連劉表,屯兵宛城,欲興兵攻曹操。曹操大怒,欲興兵討之,又恐怕呂布來侵許都,乃問計於荀彧。荀彧說:「此易事耳。呂布無謀之輩,見利必喜;明公可遣使往徐州,加官賜賞,令與玄德解和。呂布大喜,則不思遠圖矣。」曹操說:「很好。」遂差奉軍都尉王則,帶官誥與和解書,往徐州去。一面起兵十五萬,親討張繡。分軍三路而行,以夏侯惇為先鋒。軍馬到淯水下寨。 張繡→賈詡 賈詡勸張繡說:「曹操兵馬勢大,不可與敵,不如舉眾投降。」張繡從之,使賈詡到曹操寨裡通告。曹操看見賈詡應對如流,甚愛之,效用為謀士。賈詡說:「我以前跟從李催,得罪天下;今跟從張繡,言聽計從,不忍棄之。」乃辭去。次日引張繡來見曹操,曹操待之甚厚。引兵入宛城屯紮,餘軍分屯城外,寨柵聯絡十餘里。一住數日,張繡每日設宴請曹操。 一日曹操喝醉酒,退入寢所,私問左右說:「此城中有女人否?」曹操之兄子曹安民,知道曹操的意思,立刻安排有一婦人,生得十分美麗,即張繡叔叔張濟之妻(鄒氏)來見曹操。曹操見之,果然美麗。當晚與曹操同床,並願隨曹操還都,安享富貴。可是鄒氏認為,久住城中,張繡必生疑,亦恐外人議論。曹操說:「 明日同 夫人去寨中住。」次日,移於城外安歇,喚典韋就中軍帳房外宿衛。他人非奉令呼喚,不許進入。因此,內外不通。曹操每日與鄒氏取樂,不想歸期。 張繡家人密報給張繡。張繡大怒說?好房網G「曹操賊辱我太甚!」便請賈詡商議。賈詡說:「此事不可泄漏。來日等曹操出帳議事,如此如此。」次日,曹操坐在帳中,張繡入告說:「新降兵多有逃亡者,請求移屯中軍。」曹操許之。張繡乃移屯其軍。分為四寨,刻期舉事。因畏典韋勇猛,急切難近,乃與偏將胡車兒商議。那故車兒力能負五百斤,日行七百里,亦異人也。當下獻計於張繡說:「典韋之可畏者,雙鐵戟耳。主公明日可請他來吃酒,使盡醉而歸。那時某便混入他跟來軍士數內,偷入帳房,先盜其戟,此人不足畏矣。」張繡甚喜,預先準備弓箭、甲兵,告示各寨。至期,令賈詡致意請典韋到寨,殷勤待酒。至晚醉歸,胡車兒雜在眾人隊里,直入大寨。 當天夜晚,曹操於帳中與鄒氏飲酒,忽聽帳外人言馬嘶。曹操使人觀之。回報是張繡軍夜巡,曹操乃不疑。時近二更,忽聞寨內吶喊,報說草車上火起。曹操說:「軍人失火,勿得驚動。」須臾,四下都起火。曹操開始著忙,急喚典韋。典韋方醉臥,睡夢中聽得金鼓喊殺之聲,便跳起身來,卻尋不見了雙戟。時敵兵已到轅門,典韋急掣步卒腰刀在手。只見門首無數軍馬,各扺長槍,搶入寨來。典韋奮力向前,砍死二十多人。馬軍方退,步軍又到,兩邊槍如葦列。典韋身無片甲,上下被數十槍,枉自死戰。刀砍缺不堪用,典韋即棄刀,雙手提著兩個軍人迎敵,擊死者八九人,群賊不敢近,只遠遠以箭射之,箭如驟雨。典韋猶死拒寨門。爭奈寨後賊軍已入,典韋背上又中一槍,乃大叫數聲,血流滿地而死。死了半響,還無一人敢從前門而入。 本來曹操賴典韋當住寨門,乃得從寨後上馬逃奔,此時只有曹安民步隨。曹操右臂中了一箭,馬亦中了三箭。虧得那馬是大宛良馬,熬得痛,走得快。剛剛走到清水河邊,賊兵追至,安民被砍為肉泥。曹操急驟馬沖波過河,才上得岸,賊兵一箭射來,正中馬眼,那馬撲地倒了。曹操長子曹昂,即以己所乘之馬給曹操。曹操上馬急奔。曹昂卻被亂箭射死。曹操乃走脫。路逢諸將,收集殘兵。 當時夏侯惇所領青州之兵,乘勢下鄉,劫掠民家,平虜校尉于禁,即將本部軍於路剿殺,安撫鄉民。青州兵走回,迎曹操泣拜於地,言于禁造反,趕殺青州軍馬。曹操大驚。須臾,夏侯惇、許褚、李典;樂進都到。曹操言于禁造反,可整兵迎之。于禁見曹操等俱到,乃引軍射住陣角,鑿塹安營。或告之說:「青州軍言將軍造反,今丞相已到,何不分辯,乃先立營寨耶?」于禁說:「今賊追兵 關鍵字行銷在後,不時即至;若不先準備,何以拒敵?分辯小事,退敵大事。」 安營方畢,張繡軍兩路殺到。于禁身先出寨迎敵。張繡急退兵。左右諸將,見于禁向前,各引兵擊之,張繡軍大敗,追殺百餘里。張繡勢窮力孤,引敗兵投劉表去了。曹操收軍點將,于禁入見曹操,說明青州之兵,肆行劫掠,大失民望,我故殺之。曹操說:「不告我,先下寨,何也?」于禁以前言回答。曹操說:「將軍在匆忙之中,能整兵堅壘,任謗任勞,使反敗為勝,雖古之名將,何以加茲!」乃賜以金器一副,封益壽亭侯。夏侯惇治兵不嚴之過。又設祭祭典韋,曹操親自哭而奠之,顧謂諸將說:“我折長子、愛侄,俱無深痛;獨號泣典韋!」眾皆感嘆,次日下令班師回朝。 曹操→于禁(益壽亭侯) 這邊的王則帶奉詔到徐州,呂布迎接入府,開讀詔書:封呂布為平東將軍,特賜印綬。又出曹操私書,王則在呂布面前極道曹公相敬之意。呂布大喜。忽報袁術遣人來,呂布喚入問之。使言:「袁公早晚即皇帝位,立東宮,催取皇妃早到淮南。」呂布大怒說:「反賊焉敢如此!」遂殺來使,將韓胤用枷釘了,遣陳登帶謝表,解韓胤一同王則上許都來謝恩。且答書於曹操,欲求實授徐州牧。曹操知道呂布絕婚袁術,大喜,遂斬韓胤於市曹。(曹操先給呂布一個放屁安狗心的官職) 陳登密諫曹操說:「呂布,豺狼也,勇而無謀,輕於去就,宜早圖之。」曹操說:「我素知呂布狼子野心,誠難久養。非公父子莫能究其情,公當與我謀之。」陳登說:「丞相若有舉動,我當為內應」。曹操大喜,表贈陳登秩中二千石,封陳登為廣陵太守。陳登辭回,曹操執陳登的手說:「東方之事,便以相託。」陳登點頭允諾。(陳登配合曹操開始計畫梆老虎) 陳登回到徐州進見呂布,呂布問之,陳登回答說:「曹操贈祿,封我為廣陵太守。」呂布大怒說:「你不為我求徐州牧,而乃自求爵祿!你父教我協同曹公,絕婚公路,今我所求,終無一獲;而你父子俱各顯貴,我為你父子所賣耳!」遂拔劍欲斬之。陳登大笑說:「將軍何其不明之甚也!」呂布說:「我何不明?」陳登說:「我見曹公,言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曹公笑說:『不如卿言。我待溫侯,如養鷹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飽,飢餓就吃食,吃飽了就走。』我問誰為狐兔,曹公說:淮南袁術;江東孫策、冀州袁紹、荊襄劉表、益州劉璋、漢中張魯,皆狐兔也。」呂布擲劍笑說:「曹公知我也!」正說話間,忽報袁術軍取徐州。呂布?買屋網D言失驚。正是:秦晉未諧吳越鬥,婚姻惹出甲兵來。 (這是陳登的雙關語,曹操並沒有說過呂布像鷹,這是陳登編來騙呂布的話,因為呂布喜歡聽好話、有勇無謀的呂布) 呂布→-陳登、陳宮 袁術在淮南,地廣糧多,又有孫策所質押傳國玉璽,想要作皇帝夢,自稱帝號,號令天下;大會群體會議說:「昔漢高祖(劉邦)不過泗上一亭長,而有天下;今歷年四百,氣數已盡,海內鼎沸。我家四世三公,百姓所歸;我效應天順人,正位九五。爾眾人以為何如?」主簿閣象說:「不可。昔周后稷積德累功,至於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猶以服事殷。明公家世雖貴,未若有周之盛;漢室雖微,未若殷紂之暴也。此事決不可行。」袁術大怒說:「我袁姓出於陳。陳乃大舜之後。以土承火,正應其運。又讖雲:代漢者,當涂高也。我字公路,正應其讖。又有傳國玉璽。若不為君,背天道也。我意已決,多言者斬!」遂建號仲氏,立台省等官,乘龍鳳輦,祀南北郊,立馮方女為后,立子為東宮。又命使催取呂布之女為東宮妃,卻聞呂布已將韓胤解赴許都,為曹操所斬,乃大怒;遂拜張勳為大將軍,統領大軍二十餘萬,分七路軍征伐徐州。各領部下健將,克日起行。命兗州刺史金尚為太尉,監運七路軍錢糧。尚有不從者,袁術殺之。以紀靈為七路軍都救應使。袁術自己引軍三萬,使李豐、梁剛、樂就為催進使,接應七路軍之兵馬。 袁術→-紀靈 呂布使人探聽得張勳一軍從大路徑取徐州,橋蕤一軍取小沛,陳紀一軍取沂都,雷薄一軍取琅琊,陳蘭一軍取碣石,韓暹一軍取下邳,楊奉一軍取浚山:七路軍馬,日行五十里,於路劫掠將來。乃急召眾謀士商議,陳宮與陳珪父子俱至。陳宮說:「徐州之禍,乃陳珪父子所招,媚朝廷以求爵祿,今日移禍於將軍。可斬二人之頭獻袁術,其軍自退。」呂布聽其言,即命拿下陳珪、陳登。陳登大笑說:「何如是之懦也?以我看這七路軍之兵馬,如七堆腐草,何足介意!」呂布說:「你若有計破敵、免你死罪。」陳登說:「將軍若用老夫之言,徐州可保無虞。」呂布想聽聽看,陳登說:「袁術兵馬雖眾,但都是烏合之師,素不親信;我以正兵守之,出奇兵勝之,無不成功。更有一計,不止保安徐州,並可生擒袁術。」呂布說:「計將安出?」陳登說:「韓暹、楊奉乃漢朝舊臣,因懼怕曹操而走,無家可依,暫歸袁術;袁術必輕之,他也不樂為袁術用。若憑尺書結為內應,更連劉備為外合,必擒袁術矣。」呂布說:「你須親到韓暹、楊奉處下書。」陳登允諾去 酒店經紀作。 呂布乃發表上許都,並致書與豫州,然後令陳登引數騎,先於下邳道路上等候韓暹。韓暹引兵至,下寨畢,陳登入見。韓暹問說:「你乃呂布之人,來此何干?」陳登笑說:「你為大漢公卿,何謂呂布之人?若將軍者,向為漢臣,今乃為叛賊之臣,使昔日關中保駕之功,化為烏有,竊為將軍不取也。且袁術生性最多疑,將軍後必為其所害。今不早圖,悔之無及!」韓暹嘆息說:「我欲歸漢,恨無門耳。」陳登乃出布書。韓暹覽書畢說:「我已知之。公先回。我與楊將軍反戈擊之。但看火起為號,溫侯以兵相應可也。」陳登辭韓暹,急回報呂布。 呂布乃分兵五路,高順引一軍進小沛,敵橋蕤;陳宮引一軍進沂都,敵陳紀;張遼、臧霸引一軍出琅琊,敵雷薄;宋憲、魏續引一軍出碣石,敵陳蘭;呂布自引一軍出大道,敵張勳。各領軍一萬,余者守城。呂布出城三十里下寨。張勳軍到,料敵呂布不過,且退二十里屯住,待兵來接應。 是夜二更時分,韓暹、楊奉分兵到處放火,接應呂家軍入寨。張勳軍大亂。呂布乘勢掩殺,張勳敗走。呂布趕到天明,正撞紀靈接應。兩軍相迎,恰待交鋒,韓暹、楊奉兩路殺來。紀靈大敗而走,呂布引兵追殺。山背後一彪軍到,門旗開處,只見一隊軍馬,打龍鳳日月旗幡,四斗五方旌幟,金瓜銀斧,黃鉞白旄,黃羅銷金傘蓋之下,袁術身披金甲,腕懸兩刀,立於陣前(簡直是皇帝出巡的打扮),大罵:「呂布,背主家奴!」呂布大怒,挺戟向前。袁術將李豐挺槍來迎;戰不三合,被呂布刺傷其手,李豐棄槍而走。呂布麾兵沖殺,袁術軍大亂。呂布引軍從後追趕,搶奪馬匹衣甲無數。袁術引著敗軍,走不上數里,山背後一彪軍出,截住去路。當先一將乃關雲長也,大叫:「反賊!還不受死!」袁術慌走,餘眾四散奔逃,被雲長大殺了一陣。袁術收拾敗軍,奔回淮南去了。 呂布得勝,邀請雲長並楊奉、韓暹等一行人馬到徐州,大排筵宴款待,軍士都有犒賞。次日,雲長辭歸。呂布保韓暹為沂都牧、楊奉為琅琊牧,商議欲留二人在徐州。陳珪:「不可。韓、楊二人據山東,不出一年,則山東城敦皆屬將軍也。」呂布然之,遂送二將暫於沂都、琅琊二處屯紮,以候恩命。陳登私問父親說:「何不留二人在徐州,為殺呂布之根?」陳珪說:「倘二人協助呂布,是反為虎添爪牙也。」陳登乃服父親之高見。(陳珪想讓呂布的身邊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他) 袁術敗回淮南,遣人往江東問孫策借兵報仇。孫策大怒說:「你賴我玉璽,假稱帝號,背反漢室,大逆不道!我方欲加兵問罪,豈肯反 景觀設計助叛賊乎!」遂作書以絕之。使者拿書回見袁術。袁術看畢,大怒說:「黃口孺子,何敢乃爾!我先伐之!」長史楊大將力諫方止。 (袁術四面受敵,想用皇帝的號令,但沒有人聽從) 孫策自發書後,防袁術兵來,點軍守住江口。忽曹操使至,拜孫策為會稽太守,令起兵征討袁術。孫策乃商議,便欲起兵。長史張昭說:「袁術雖新敗,兵多糧足,未可輕敵。不如遺書曹操,勸他南征,我為後應。兩軍相援,袁術軍必敗。萬一有失,亦望曹操救援。」孫策從其言,遣使以此意回覆曹操。 曹操到許都,思幕典韋,立祀祭之(典韋死的很冤枉);封其子典滿為中郎,收養在府。忽報孫策遣使致書,曹操覽書畢;又有人報袁術乏糧,劫掠陳留。欲乘虛攻之,遂興兵南征淮南。令曹仁守許都,其餘皆從征:馬步兵十七萬,糧食輜重千餘車。一面先發人會合孫策與劉備、呂布。兵至豫州邊界上,玄德早引兵來迎,曹操命請入營。相見畢,玄德獻上首級二顆。曹操驚訝說:「此是何人首級?」玄德說:「此韓暹、楊奉之首級也。」曹操說:「何以得之?」玄德說:「呂布令二人住紮沂都、琅琊兩縣。不意二人縱兵掠民,人人嗟怨。」因此劉備說要請他們,詐請議事。飲酒間,擲盞為號,使關、張二弟殺之,盡降其眾。今特來請罪。曹操說:「君為國家除害,正是大功,何言罪也?」遂厚勞玄德,合兵到徐州邊界。呂布出迎,曹操善言撫慰,封為左將軍,答應回到許都之時,換給印綬。呂布大喜。操即分呂布一軍在左,玄德一軍在右,自統大軍居中,令夏侯惇、于禁為先鋒,往壽春進攻兵。(這是曹操的放屁安狗心,先給呂布來個畫餅充飢) 袁術知操兵至,令大將橋蕤引兵五萬作先鋒。兩軍會於壽春界口。橋蕤當先出馬,與夏侯惇戰不三合,被夏侯惇刺死。袁術軍大敗,奔走回城。忽報孫策發船攻江邊西面,呂布引兵攻東面,劉備、關、張引兵攻南面,曹操自引兵十七萬攻北面。袁術大驚,急聚眾文武商議。楊大將說:「壽春水旱連年,人皆缺食;今又動兵擾民,民既生怨,兵至難以拒敵。不如留軍在壽春,不必與戰;待彼兵糧盡,必然生變。陛下且統御林軍渡淮,一者糧食就熟,二者暫避其銳。」袁術用其言(此時的袁術也不知道這樣作對不對。像袁術這樣的作法,那能當皇帝),留李豐、樂就、梁剛、陳紀四人分兵十萬,堅守壽春;其餘將卒並庫藏金玉寶貝,盡數收拾過淮去了。 曹兵十七萬,日費糧食浩大,諸郡又荒旱,接濟不及。曹操催軍速戰,李豐等閉門不出。曹操軍相拒月餘,糧食將盡,致書於孫策,借得糧米十萬斛,不敷?賣屋銧瓷C管糧官任峻部下倉官王垕稟曹操說:「兵多糧少,當如之何?」曹操說:「可將小解散之,權且救一時之急。」王垕:「兵士倘怨,如何?」曹操說:「我自有策。」王后依命,以小斛分散。曹操暗使人各寨探聽,無不嗟怨,皆言丞相欺眾。曹操乃密召王垕說:「我欲問你借一物,以壓眾心,你必勿吝。」王垕說:「丞相欲用何物?」曹操就:「欲借你的頭以示眾耳。」王垕大驚說:「我實無罪!」曹操說:「我也知你無罪,但不殺你,軍必變矣。你死後,你妻子我自養之,你勿慮也。」王垕再欲言時,曹操早叫刀斧手推出門外,一刀斬死,懸頭高竿,出榜曉示說:「王垕故行小斛,盜竊官糧,謹按軍法。」於是眾怨始解。(曹操用一顆人頭,去睹十七萬兵馬的嘴) 次日,曹操傳令各營將領:「如三日內不並全力破城,皆斬!」曹操親自至城下,督諸軍搬土運石,填壕塞塹。城上矢石如雨,有兩員畏避而回,曹操拿劍親斬於城下,遂自下馬接土填坑。(對方的兵馬非常多)於是大小將士無不向前,軍威大振。城上扺敵不住,曹兵爭先上城,斬關落鎖,大隊擁入。李豐、陳紀、樂就、梁剛都被生擒,曹操令皆斬於市。焚燒偽造宮室殿宇、一應犯禁之物;壽春城中,早已收刮一空。(曹操乾瞪眼,白忙一場) 劉表→-張繡 曹操大怒想進兵渡淮,追趕袁術。荀彧諫說:「年來荒旱,糧食艱難,若更進兵,勞軍損民,未必有利。不若暫回許都,將來春麥熟,軍糧足備,方可圖之。」曹操躊躇未決。忽報馬到說:「張繡投靠劉表,復肆猖獗、南陽、江陵諸縣復反;曹洪拒敵不住,連輸數陣,今特來告急。」(此時的曹操,暫時不動劉表。劉表不可能此時興兵來犯)曹操乃馳書與孫策,令其跨江布陣,以為劉表疑兵,使不敢妄動。(先叫孫策牽制劉表)自己即日班師,不談征張繡之事。臨行,令玄德仍屯兵小沛,與呂布結為兄弟,互相救助,再無相侵。(由劉備在另一邊牽制呂布)呂布領兵自回徐州。曹操密謂玄德說:「我令你屯兵小沛。是『掘坑待虎』之計也。公但與陳珪父子商議,勿致有失。我當為公外援。」話畢而別。(曹操這次的佈局非常漂亮,目的就是要梆一隻大老虎→呂布。這一次的成功,可以讓曹操拿到成就霸業的入門票) 【戰略分析】 曹操雖然籠住了劉備,但曹操的處境還很惡劣。北有冀州袁紹、公孫瓚,南有袁術、劉表、孫策、劉璋、張魯,西有馬騰、韓遂,東有呂布。袞州、豫州二州又是位於四戰之地,曹操當然會處在四面包圍之中。因此,曹操與他的謀士們,日夜分析形勢,研究如何才能擊破中原群雄。雖然與袁紹相比較,曹操的所佔有地盤狹小, 會場佈置兵馬不足、沒有什麼勢力。 曹操認識到自己處於內線作戰,又面臨敵強我弱的不利情勢,袁紹自然是最主要的敵人,而呂布卻是最兇殘的敵人。最後,大家同意確定了「先弱後強」的各個擊破之戰略方針。 ******* 曹操引軍回許都,立即表奏張繡作亂,當興兵伐之。天子乃親排鑾駕。送曹操出師。時建安三年(西元198年)夏四月也。 (曹操要先滅掉張繡,再來處理呂布。呂布已被劉備和陳珪父子監視著) 行軍時曹操號令三軍﹐踩壞麥子者一律斬首。不料自己坐馬受驚﹐踩壞了一大片麥子﹐曹操割了一束頭髮代替了割頭。 曹軍圍攻南陽﹐張繡的謀士賈詡見曹操一連三天繞城觀看﹐知道曹操要聲東擊西﹐便將計就計﹐在城東南角埋伏精兵﹐曹操果然中計﹐兵士死了五萬﹐大敗而走。 曹操軍在安眾山中暗伏奇兵﹐殺敗張繡、劉表的兵馬。這時報馬探得袁紹要進攻許都﹐曹操心慌﹐立刻下令退兵。劉表、張繡不聽賈詡的勸告﹐領兵追去﹐被曹軍打敗。之後賈詡讓他們再追擊曹操﹐結果打了勝仗。 袁紹見曹操大軍已回﹐便不打許都改打孫策。曹操也改打呂布﹐並寫信給劉備﹐約他同去消滅呂布。呂布得知消息﹐先派兵圍了小沛﹐劉備連忙派人向曹操求救。 呂布在徐州城外三十里處大敗曹軍﹐後又攻下小沛﹐劉備的家人都落在呂布手裡﹐與關羽、張飛也失散了。劉備便奔許昌投奔曹操去了。 由於陳珪父子在徐州城中作內應﹐曹操很快攻下徐州、小沛。呂布領家小與謀士陳宮逃到下邳去了(這是陳珪父子的引虎歸山之計)。 曹軍圍攻下邳。陳宮向呂布獻計﹐要呂布攻打曹操﹐呂布牽掛妻小﹐拿不定主意﹐不願出城破敵(呂布自恃糧食足備,且有泗水之險,安心坐守,可保無虞)。 呂布的妻妾終日與呂布飲酒解懮﹐陳宮又勸呂布﹐呂布還是不聽。陳宮抬起頭長嘆一口氣說:「我們死無葬身之地了。」 呂布手下大將侯成違反呂布戒酒的命令﹐差一點被呂布殺掉。將士個個暗恨呂布。侯成、宋憲、魏續等都準備謀反﹐侯成偷了呂布的赤兔馬獻給了曹操。 曹操不斷攻城﹐呂布精疲力盡﹐在城頭椅上睡著了。宋憲、魏續合力偷了呂布的畫戟﹐用繩子將呂布緊緊捆住﹐放曹軍入了城。 軍士押呂布、陳宮到曹操、劉備跟前﹐曹操殺了陳宮﹐呂布向劉備求饒。此時,曹操問劉備如何呂布,劉備向曹操說了丁原、董卓的事,曹操只好殺了呂布。 呂布部將張遼大罵曹操﹐曹操要殺他﹐關羽跪地替張遼求情﹐曹操見張遼是個英雄﹐便放了張遼。張遼很是感激﹐便投降了曹操﹐曹操封他為中郎將。這一次的成功,終於可以讓曹操拿到成就霸業的入門票。下一步的目標就是冀州的袁紹。 室內裝潢  .
創作者介紹

周慧敏

qzpmdbnnz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